白胖白胖的大叶子

弟弟弟弟弟弟(无脑傻白甜双山)

看名刀幻想辞典时候出来的脑洞,本科和被被,ooc严重,本科君傻白甜弟控,偶尔鸡汤。

全文的山姥切都是指长义。(因为长义官方名好像就是只叫山姥切,加上想表达,早期大家还是能一般区分山姥切和山姥切国广的)

脑洞点是,被被一度被认为是烧失了,其实是被送人了,然后忘记了。后来才被想起来。

看长义的部分,还有被被那边分析到底谁砍了山姥那段的时候,因为脑洞太大,全程笑抽。p站有太太叫长义“本作长义下略58字”。甚至有点心疼长义了。Hhhhhhh

个人设定是表兄弟(亲兄弟是同一个爹的山伏和堀哥!这个不可动摇。),但长义嫌听着太疏远不愿意承认。

=============================================

某日 山姥切的关于开设粉丝见面会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请问,山姥切先生对于山姥切国广烧失一事有何看法。

对于烧失一事,我表示非常痛心。我和国广的关系,大家应该都很明白。那孩子虽然出身起,一直被笼罩在我的阴影下,但他真的被很好的养大了,小田原一别,他的模样至今还深深烙在我眼底。而且他的实战能力我认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希望大家能把他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而不只是我的影子来看。

对付完了记者回到后台的山姥切长舒了一口气。

“你这样说,就不怕被记者编排吗? ”

“编排什么?”山姥切的声音里明显带着笑意

“没什么。”提问的声音,顿了一下,淡淡的回答道

“编排我小心眼,对于近年被弟弟的夺了风头的事实不能直视,试图撇清关系,还是对于弟弟的失踪幸灾乐祸。”

之前提问的声音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山姥切挑了挑眉,径直走向一个堆了一堆大道具的角落。“讷,既然都来了,多出来和我说说话不好吗?哥哥我一直想你,想的很寂寞呢。”

“请您自重。”后台昏暗的灯光里一个微微反光的白色影子动了动。

山姥切稳步走过去,直到将那个白色人影逼到墙角“你还真的是喜欢白色兜帽衫呢“一抬手,白色的人影晃了晃,借着昏黄的光隐约能看出人影那一头略长的金发。”明明这样更好看。“

来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咬牙切齿的,还伴着一声金属的轻响“长义殿,请自重。”

山姥切似乎不急,但还是后退了几步,“真是容易生气呢,当年奶声奶气跟在我背后叫我哥哥的那个可爱的国广到底去哪里了呢。”

“长义殿!”金属摩擦声响起,山姥切赶忙连声”说笑而已,说笑而已。”黑暗里顿了顿,又是一声金属的轻响。

山姥切轻轻吐出刚提着的半口气,转身开始往下拆身上的零碎玩意儿“对了,你不喜欢现在那个仓库,我知道。但没有去的地方,整天流浪也不是事呀。”

“你也希望我出去告诉他们我在哪里?”

“不是呦,”山姥切说着,伸手扯着脖子上的领结“——啊,这玩儿可勒死我了——我可一点都不想别人知道你的所在。”黑暗中的人影似乎晃了晃,山姥切听着动静,嘴角不由的勾了起来,扭头直视着角落里的人影,“毕竟,这样你就完全只属于我了呢。”

人影陷入了沉默,山姥切也不急一件件的往下摘身上的东西,领结,手表,早已被切断线路的耳麦。人影想了近一分钟,终于沉着声开口“我先走了。”

“你现在能去哪里?搬来我那儿住吧。好吗?”山姥切伸手一把拉住了似乎是要逃离这里的人影。 “可是我只是区区一个……”

山姥切直接打断了那人的话“我们的出身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但是拥有了现在这个身体之后,我们就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了。何况那家人一直怎么对你的,你自己清楚。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请松手吧。”

山姥切呆了一下,用力握了一下,终于还是松开手。白色的影子带起一阵风,消失在昏暗中的紧急出口。

几年后,又是山姥切的发布会。墨镜口罩帽子大风衣全副武装的山姥切路过会场正门,看到一群人围着海报指指点点。

“欸,这不是山姥切的哥哥吗?”

“要不要顺便去看看他。”

“欸,这属于提前见家长吗?”

经纪人硬着头皮迎上明显心情很差的山姥切,“山姥切先生对这次的活动的宣传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告诉我们吗?”

山姥切看了眼制作人递过来的海报样品,接过马克笔,往上写了大大的几个字“不是顺便的!”把笔和海报往制作人怀里一丢就走。

山姥切国广的line突然收到两条消息。一张俯拍的照片,拍的是一大群年龄穿着各异的女孩们正围着一面墙,下面附了条信息

“这些据说都是你女朋友。

哥哥我帮你看过了,没个好的!눈_눈

不许带回家来,我一个都不认。(┙>∧<)┙へ┻┻”

“请长义殿认真对待工作。”

经纪人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满面春风的山姥切,“怎么了吗?”

“突然想要好好工作了,我可是有个比我有钱多了的弟弟要养呢。”

看了一位太太的文,认真思考了一个晚上加一白天,一期一振为啥会是格兰芬多(虽然文很好看,但真的很好奇)虽然他有不少格兰芬多的弟弟,可能会使得他无法安心成为一位成功的斯莱特林,但这不会影响他成为一名优秀的拉文克劳的!毕竟藤四郎们也不一定都是格兰芬多啊,比如,退退!或者怎么都感觉适合拉文克劳的双子。但是格兰芬多的退退好像真的会很好吃。第一天到学校就被吓哭,双手放膝上,紧紧抓着袍子坐着,被分院帽分到格兰芬多,抖抖抖得扯了扯分院帽,扑到格兰芬多长桌边高两年的药研怀里。被大家都认为不适合格兰芬多却一路哭一路长大,论文写的很好。自带吸猫(x体质,神奇动物保护课的时候一直都快乐的辛苦着。这么一想...都是格兰芬多也不错啊!(171:所以我呢?)虽然有些比较“厉害”的人物,比如半夜溜厨房要南瓜派的,但反正你格兰芬多财大气粗,分多不怕扣,打次魁地奇就回来了。这群长大了都是跑的快侦查高,找个金色飞贼不在话下。
国广家应该会少见的被拆成不一样的院,拉文克劳的堀川,赫奇帕奇的山伏和被分院帽丢到完全没想过的斯莱特林,震惊的不会走路的被被(这么喜欢欺负自己近侍也是没救了。会被揍吧)

被被!!!!!!!!!!

突然想槽一下,从三山的问题的开始。(其实个人是吃三山的,因为属性真的很对的上,很多糖都很甜。而且不止一次吃到几乎算是官方糖(刀舞两本都有感觉推三山,活击不光片里面召唤兽式三山一口糖,现在居然还有地瓜条。。。(甜的只想捂脸。

但是作为一个工科生,考据党,历史上没有明显交集的两把刀凑一起,多少有点抵抗(所以是光吃不产)。

但仔细一想,攻遍半边本丸的温柔系,有话直说“老流氓”(温柔而强大的三日月)和略自卑,稍微有些蹭,略宅系社障(软萌化的被被)组一起,不好吃是不可能的!!!!不信各位脑补一下,性转被,工作时候很能干(被被作为打刀数值还是可以的)的金发碧眼略纤细腰线很漂亮的(真剑漏的那一点点腰!)美女,平时有些社障,紧张时候会扯人衣袖(扯被被),不喜欢被夸外貌,平时半低着头,收到礼物会很蹭的说你送的我才收的(装备语音),有时候会否定自己,遇上挫折了会反省自己,会咬咬牙继续逞强(受伤语音),明明很需要你却会提醒你多关心别人(接远征)(作为一个合格的老流氓这时候就应该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安慰她,比如亲上去!(不是),激起人深深的保护欲。这么一脑补,是不是觉得内心的野狼都要出来了!!对的!!!被被就是这么可爱的存在!!!何止三日月想推啊!!!我也想推啊!!!!实际上的被被还有足够的男友力,多好!!还有比这个更可爱可靠的吗?!没有了吧!!!!被被是宝藏!!!

当你因为工作累的半死回家的时候(加州清光版

人称视角奇怪,默认现代设定(不是回本丸

私用玛丽苏剧情,(总觉得这个账号就是用来看喜欢的太太,然后拿来当自己的废纸篓

Ooc&

因为是私用所以称呼很恶心,感觉不适的请准备好呕吐袋和修正带

这只清光。可能比较接近自家的,猫系小棉袄。(但是我家的可能还要自卑,缺爱一点。(对不起,是我没有养好TAT

计划还有个鹤丸版(不知道啥时候会有)

==========================================


跨国视频会议总是开始在很见鬼的时间,以至于他出门买菜和回来你都只是抬了下手示意。听着对面的技术员介绍着这次报审实验出现的问题,你也只能表示,会复查全部资料,重新实验。不知过了多久,会议总算结束。你摘下耳机合上电脑,才看到面前颜色鲜亮的一桌菜,感觉现实美好的有些恍惚。

“忙好了?菜再热一下就好,吃饭吧。”他一边卸围裙一边从厨房里出来,“饭要盛多少?”

早已饿过劲的你回过神,看着一桌菜,捂了捂隐隐作痛的胃,强笑,“少一点就好了。”

“行。”他应了一声,转回身去,一会端两碗饭出来,两个座位面前一放,顾自坐下开始吃。

你一边努力强迫自己重复着咀嚼吞咽的动作,一边听他讲些平日的趣事,无非就是些吃饭忘带饭卡的小事,他说来却特别有意思。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塞下那小半碗饭,你终是放弃了,放下了筷子,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又坐回桌边。

他看了看你“你不是还有东西要忙吗?对方下班前要把邮件发出去的吧。”

“不要,难得的两人时间,我想多和你坐坐,听你说说话。”

他撇了撇嘴,“算了吧,你这么盯着我吃,我都吃不下去了。找你的电脑去吧。”

被他一路轰进书房的你,给自己倒上杯黑咖啡,舒展一下筋骨,再次沉浸在工作资料的海洋。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恩?进来。”

他推门进来,手里端了个小蛋糕和茶杯。

“恩?这是啥?”

“你刚才饭都没吃多少,到时候忙到半夜饿的胃疼,以你的做饭技术,估计又只能泡泡面去了。还有,咖啡对胃不好,给你换成红茶了。”

“清光光!”

“你那个感动的表情好恶心,不要这样看着我啦。”说着转身就走。

“对了,你说,我半夜吃蛋糕,不要紧吗?”

“没事的。”

“哇,这个蛋糕好可爱,你要不要也来一口?”

“不要,会胖的。胖了就不可爱了。”

“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胖?”

“嗯。”

“加州清光!”


当你因为工作累的半死回家的时候(山姥切版

人称视角奇怪,默认现代设定(不是回本丸

私用玛丽苏剧情,(总觉得这个账号就是用来看喜欢的太太,然后拿来当自己的废纸篓

Ooc,(被被有参考刀舞的荒牧被,所以是乖巧系的。或者说,话也是大概抄了一下荒牧被安慰小夜的那段。(我自己家的被被属于很能干,但是脾气比较大那种。惹不起。(和同僚喝酒终电回家,看到灯全关了,鬼鬼祟祟拎着鞋想混进门,结果一抬头看到人沉着脸无声的站在你面前,“不想回来可以不用回来。”那种感觉的。(抖

=========================================

吃饭时,他抬眼看了好几次你沉着的脸色,没敢开口。两人之间隔着漫长的沉默。你被上司的电话从餐桌边叫走,一圈忙完回来,饭菜虽没怎么动,但都已经冷了。随便戳了几下,厌烦的没有食欲,扔下碗歪到沙发上闭目养神。一会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面前,却半天听不到人声。你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他正蹲在你面前看着你。

“恩?”

他深吸了口气,抬手扯了扯头上的布又放下手,终于抬头,正视着你“虽然我不是很擅长给人提建议,但是如果有可以说的烦心事,请记得一定要和我说。”

你懒懒的点了点头“嗯。”

他似乎不是很确定,半歪着头又问了一遍,“真的要记得和我说。可以吗?”

你感觉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知道了。”

说着向他伸出双手。他眨巴了几下眼睛,似乎没有明白。

“抱。”

他小心往前挪了几步,你一伸手正好搂着腰扑进他怀里,比你略高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物透过来。你像是在摄取这种温度一样,双手紧紧的缚着他,脸埋在他胸口。感觉到他的一手回应似的轻轻的环住了你,一手用身上的布将你裹进怀里。感觉到被熟悉的味道和温暖的黑暗包裹了起来。“如果感觉辛苦,哭出来也是可以的。”

什么东西似乎冲上了眼眶,又被压了下去。“不,我现在很幸福。”

本人切黑的吐槽)中之人什么的

前两天的刀剑event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非常不爽。不是因为初始五刀极化了没极化的问题。而是,即使以我外行的耳朵,也很明确的感觉到,有刀没有到场,大家基本都有跑开一下的时候,但是起码有一个从头到尾都没到场!
今天和小伙伴聊起,花丸和活击都有出现过声线飘掉或者感觉中之人直接跑出来了的问题。小伙伴冷笑表示,没办法,都是大大。
一直以为对于声优来说,重要的不是说能有多少种声音,而是能准确的找到对上角色的声音。而不是配啥都不像,或者配啥都是自己。
对于声优们来说,刀剑的第一次收录应该是三年多前(甚至更早的事情)但是对于各位婶婶来说,就是现在,说不定这边看,这边手上肝图还掉个谁呢。所以婶(消费者)其实比谁都熟悉这些刀的声音。明知如此还用着完全不对的声音来糊弄人,感觉已经属于没有基础职业操守的问题了。
私认为,虽然现在声优大量的偶像化,但毕竟还是实力的世界,光靠cos,段子是不足以被称为声优的。尤其是后期配音的时候,监督什么或许还会提醒纠正一下,event现场,在活生生的观众面前,说出来是什么,大家听到就是什么,实力高下立判。(类似电视剧和舞台的关系?)
总之,不管别人怎么想,对从上台到下台声线都没用对(还换了几次)的声优,真的是。除了呵呵不知道说啥。

【废话memo】土方组随便一个脑洞都是刀子

先看下两把刀的刃生
爱抖露是全本丸年纪最小的这是众所周知的,具体小到什么程度,根据爱抖露的铭,他是庆应三年生刀(1867)。付丧神的出现一种是器物被放置100年,一种是器物自尽(百度找到有人说资料看到,没看到具体资料暂时不考虑)。也就是说,兼桑这个付丧神体最早是1967年生(如果一直有人用,好像也不会长付丧神,所以也可以理解是1869年6月之后开始算一百年)(是不是觉得和自家粑粑麻麻一个年纪。。。
但是兼厨,(默认兼厨是堀川国广的真品)他亲爹是安土桃山时期活跃的刀工国广,也就是说,兼厨本体大概是16世纪中到末出生的。在这个基础上,随便加一百,都大爱抖露太多。(虽然这种可能性的问题是,土方拿到兼厨的时候,兼厨已经长出付丧神了。(虽然大家在本丸都是天使,但其实付丧神并不是什么和善生物,而是。。。比较凶残,大多心怀怨恨的妖怪。照这个思路,副长当年可能是带了把妖刀。(但兼厨小天使那么暖,做妖估计也就是半夜冒出来给副长盖被子的级别吧。(x
所以,其实土方组应该是,兼厨从不知道哪里被副长抱回家,养起来,期间换了不少室友同僚,等来了兼桑,然后还没等兼桑有独立意识,副长就战死了,然后兼厨被沉海。至于兼厨是只有意识体飘出来,蹲在爱抖露身边等他出生;还是爱抖露出生之后才找过去,之前在海底沉睡or流浪;更或者是被召唤到了本丸才遇上,就看各位脑补了。
不过没长出付丧神,记忆估计还是有的(不然长谷部是不会记得信长把他送人的),兼桑应该是隐约记得兼厨的存在,而兼厨则是看着一直默默注视着兼桑零号机的。(这个养成系的气息
所以,明明是看着副长战死的,堀川小天使为啥不是个土方厨,而是一心跟着小同事呢。(也许是在高大帅气的爱抖露身上看到了副长的影子?(甚至再开一下脑洞,新选组代表性的青葱羽织一般认为是前期才穿的,查到的一些信息来看,可能在池田屋事件前后就全部废掉了。(毕竟是乡下人颜色。后期应该主要是黑色的羽织或者洋服(副长留下来的照片就是身着洋服。新选组穿青葱色羽织的时候,爱抖露还是玉钢。那爱抖露是怎么知道并穿起青葱色羽织的,是不是觉得充满了疑问点。到底是来自于人的希望,还是来自谁的礼物。(脑洞好像太大了。

从隔壁偷只三日月来本丸

严重ooc,非常严重。而且是心血来潮,所以这其实就是个草稿。(对,这个账号就是个废纸篓(x。结构混乱,词不达意,前后文脱节,虎头蛇尾。私设多如狗,而且情节老套。

看了碧蓝联动,爷爷突然丢掉了这个问题出来的脑洞,但是很快就跑偏了。

不要带入第一人称。。。因为偷爷爷不是个好行为,所以写了个非常讨人厌的婶。

我脑内的鹤球画风很清奇,,所以90%以上是崩了。

==========================================


       大家好,我是一个来自非洲的正宗非婶婶,玩了十几天,现在已经五十来级了,但是什么好刀都没有拿到,都是一群没用的。比如,鹤丸国永什么江雪左文字什么的名字都读不顺嘴。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当初在宣传图伤看到的那个蓝色衣服的叫几日月来着的,不太记得了,不过这都不要紧。我就是想要他。

       作为一个鸡汁的婶婶,我脸虽然不好,但是脑子还是不错的。没错,我现在在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里万屋。和表万屋不同,这里买的东西更加便利,比如机器婶婶,可以帮助你自动安排一整天的出阵和远征,不需要你自己动手。我深信这才是科技进步带来的未来世界的缩影。不过,我这次不是为了这个来的,我想要的是另外的东西。付了钱,抱着被层层包裹的新道具,我感觉看到了人生的新希望。我马上也要有那个蓝色衣服的刀了!

       三步两步跑回自家本丸,这群家伙一如既往的连和我打个招呼都不会,果然烂大街的刀就是没用。进屋坐下,剥开一层层油纸,一个半大的圆环出现在了面前。想到那个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便利道具,居然真的存在。我兴奋的不禁连手都有些发抖。照着附着的薄薄的说明书上的介绍,我找了面空一点的墙,将那个圆环摁了上去。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谁?!”就在我站起来挡住刚贴上去的圆环的同时,门被拉开了。“是我。”进来的这一身白的叫啥来着的?鹤丸国行?还是国广来着的。之前那个近侍因为实在打不出什么好刀被我丢刀解池以儆效尤之后,他自告奋勇出来说要当我近侍的。我觉得他还是挺有自信的,就选了他,结果还是一回事。啧。“你进来做什么?”

“这不是主殿刚回来,我过来问问需不需要送个茶水什么的?”他笑起来确实感觉长的还算不错。

“要是要的话,我会叫你的。没事不许进我屋。”

“主殿今天出门是去万屋了吗?独自出门,大家有些担心呢。”他是没听到我之前的话吗?!

“要你管?一把刀哪来这么多话!我还有事情,你先出去吧。”

“那好吧,还请主殿万事小心。”他说完,带上门退了出去。真是把不会看时间的傻刀。

       重新坐下,对照着说明书看那个圆环的使用方法。正巧,刚才说话那会功夫,似乎已经完成启动预热,直接可以用了。真是太好了。那,去哪家偷,不对应该叫拿那把蓝色衣服的刀呢?

       仔细回忆了一下,隔壁的本丸好像就有,那个本丸时间好像很长了。之前隔着围墙看到过他家屋顶上有不止一个蓝色的身影在喝茶聊天,金闪闪的很是好看。决定了,就去隔壁家拿。反正他家那么多,分我一个又能怎么样。

       计划安排好,我照着说明书上的,闭眼深吸一口气,脑中勾画着那个蓝色的身影,再次睁眼。圆环里那水波一样的下面出现了一片蓝色的衣角,我赶紧伸手进去,一把抓住,就往身边扯,对面似乎有什么抵抗力,但一不做,二不休,都花这么大价钱买这个圈了,连把刀都抓不到,算什么事。我两手都伸过去抓住了那片衣角,双脚对着墙用力一蹬只觉一股巨大的冲力,什么东西从那个圈里飞了出来。我在地上滚了圈,才堪堪坐稳,第一件事就是确认刚才飞出来那个影子:虽然因为撞到了墙,摔了个头上脚下,但蓝色的短发,同色的狩衣,身上金闪闪一堆。没错了!就是这个!也许是动静有点大。我刚想扑上去,门突然被打开了,“发生了什么吗?”开门的还是那个鹤丸国啥,都说了不要随便开我屋的门,真应该把他扔刀解池去。还没等我开口,刚才还摔晕了似的那个蓝色衣服的突然坐了起来。“欸呀欸呀,这不是鹤丸国永殿吗?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上。”啊,原来是国永,总之鹤丸好像也有些吃惊。

“三日月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呢。不过,能遇上鹤丸殿还是很让人高兴呢。哈哈哈哈。”

“你们俩当我不存在吗?!”刚才撞到头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居然还被两把刀无视了。

“啊,主殿,真是对不住,刚才听到动静很大就过来了,主殿有没有伤到哪里,要找药研过来给您上点药吗?”鹤丸国永还是一如既往的笑脸。

“嗯。让他弄点药效好的。”

“知道了。”说着就要出门,感觉他好像笑得很开心,这把混蛋刀,我受伤他这么幸灾乐祸吗?“对了,需要叫大家都过来见一下三日月殿吗?”

“嗯。”好容易到手了,不炫耀一下怎么可以。

       鹤丸国永应了一声出门去,不一会,就带来了十七八个人,“都到齐了,三日月殿,和各位做个自我介绍吧。”

三日月缓缓起身:“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人群一阵骚动,果然,三日月宗近就是不一样。我坐在屋子里看着,心中泛起无比的成就感。隐约听到“可是锻造室…”扫了眼,找不到是谁说的,只看到一个葱绿色头发的青年正捂着一个黑色刺猬头小孩的嘴。算了,懒得和他们计较。

=======================================

       总之不管怎么说,我总算也有三日月了,高级刀果然不一样,跑的快,打击高,什么都特别厉害。不过,那个拿来捞三日月的环,那天之后就再也没看到了。难道是个一次性的,真是扫兴。

       而且有了三日月之后,我的睡眠也好了很多,一觉可以睡很久,中间完全不会被惊醒,之前经常有做噩梦梦到半夜突然醒来,整个本丸一把刀都没有。现在却完全不会。果然,三日月和那些路边捡的刀不一样啊。

       头上的伤口也在慢慢的好起来,那个叫药研的,看着矮矮的不起眼,配的药味道却很好闻,有淡淡的清香味,每次涂上都觉得会渗进去似的,特别舒服,最近越来越严重的头疼也是一涂就好。

       鹤丸国永还是之前那副样子,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照顾我头上受伤了,每天送饭送水特别勤快,等我吃完还会把东西都收走。出阵安排也都会自己安排稳妥。看在他还算勤快的份上,丢刀解池的事情也就暂时不管了。

       这么算起来,审神者还真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正这么想着,头突然又痛了起来,每次都是像要被锯开一样的痛。是什么时候开始痛的呢?算了,先睡一觉再说吧。一会估计药研就会过来帮我涂药了。

====================================

“这次真的是太感谢三日月殿了,多亏了三日月殿z,一切比预想的还快就结束了。”

“哈哈哈,我也就是去隔壁串了个门而已。没什么。而且主要还是鹤丸殿和药研殿的努力不是?”

“不过,三日月殿那天的出场还真是吓到我了呢。”

“哈哈哈。不过,鹤丸殿,你们就打算一直那么过下去吗?”

“一个没有意识的高效率灵力转化器,不好吗?还是说,三日月殿这是在邀请我?”

“我家小姑娘倒是不介意各位来我家啊,尤其是鹤丸殿下。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不同本丸的审神者之间不能相互干预,我家小姑娘估计早就动手了。”

“她不怕我教坏你们?”

“我可不会听人说话哟。哈哈哈。”

论五子训人分别是什么样子

联系之前,我真的不是对奇怪题材有偏好。这是之前和基友讨论团内总攻是谁and如何镇住全团时候的脑洞。

这里开始重点,这里cp基本啥都吃,这个段子里山组,竹马,长末,sk,都有。主要是山和竹马。不适者请赶紧绕路。

=====================================

Sho酱:

全部过来!坐好!(地上一溜正坐四只)利达,你不要去钓鱼就忘了防晒霜!晒伤的!知道吗?爱拔!你,多大个人了!健康管理会不会!身体不好不要乱来好不好!之前气胸不要不当事情啊!nino你别笑!打游戏我没意见,别不吃饭,光有茶就够是什么理论?! matujun也是,光吃蛋白粉不够的!

结论。世上只有麻麻好。

弟弟:
一生气,弟控组全部坐好。弟弟前后溜达,弟控组安静乖巧。突然小大举手。
利达,什么事?
(面包脸皱在一起)腿麻。
jun破功。

结论:自古天然是无敌的。

爱拔:
说了两句吃了螺丝,自己笑了,被竹马pia头,完败。

结论:竹马竹马竹马竹马

Nino:本人弃权。
理由:弟弟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去训呢。大哥和竹马直接上手就可以了。

小大(off):
%#&×£§‰
(小尖嗓)这位大爷,把嘴里含的吐了再说话。

小大(on):
你们三个,简直是渣渣啊!(帮腔的麻麻:对啊对啊!)
你们几个都在干什么啊!(帮腔:对啊对啊)
你!闭嘴,也过去坐好!
(四只一排坐好)你们!…………我要说啥。

结论:训人时候不能忘词。

30分小段子(sj)

微博上很多sj家的妹纸脑补了似乎都见到了地狱,于是顺便也脑补了一下。坦白从宽。。。估计还是可以有全尸的。
(默认女儿,要是是儿子,估计全篇不可描述)
预见到了回家之后的狂风暴雨的你站在门口等了很久没敢进门,没记错,今天是松本粑粑在家。在门口墨迹了快半个小时,终于鼓起勇气开门。一开门,松本粑粑翘着腿坐在客厅正对大门的单人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正在写些什么。“我回来了。”松本粑粑很忙的样子,头也没抬得应了一声。你小心翼翼换好鞋,站在客厅往卧室的拐角等着开口的机会。松本粑粑又翘了会电脑,一抬眼,看到你背着手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顺手存了文件,把电脑合上放到桌上。“怎么了?”

你墨迹过去,还是垂着头

“昨天,考试了。”

。。。

“今天,成绩发下来了。”

。。。

“我只考了。。三十分。”

沉默了一会,听到松本粑粑温柔的声音“原因知道吗?”

“考试时候睡着了,大半张没有写。”也许是理由太奇怪了,一时陷入沉默。

这时门咯噔一声开了,樱井粑粑回来了。“我回来了~回家路上看到有草莓蛋糕就买了三个回来。”松本粑粑没看,抬手向樱井粑粑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两个人都这么严肃?”樱井粑粑笑着凑到两人中间。
“你自己说吧。”
“。。。我这次数学考试,只考了,三十分。”
“为什么呢?”
你一抬头对上樱井粑粑的大眼睛。“考试,睡着了。”
樱井粑粑拍了拍僵着的松本粑粑的肩,把你带到长沙发上坐下。“这样吧,为什么会睡着,这次考试内容现在做有多少不会的,全部都整理清楚了,再来讨论怎么办吧。”